要脸吗?不要

玄不救非,氪不改命

小少爷在学校没钱了,打电话回家。
叔:阿诚哥,我没钱了,给我寄个千儿八百的吧。
嫂:什么?没钱了?那你还打电话?电话费多贵啊,还是挂了吧!
嘟嘟嘟——
叔:你们都欺负我😭

明楼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,终于从巴黎飞回上海啦,今年终于可以陪家人过年了。
但似乎大姐不大高兴,他刚进门,明镜说:“回来干什么,还不回学校?”
明楼说:“大姐,我回来陪你们过年啊!”
大姐火了:“这才九月份,你就不想念书啦?”

一天阿诚在街上走着走着,从路边窜出一个四十岁上下,满身尘土的大叔拦住他说:“这位小哥,我看你天庭饱满,骨骼惊奇,并非凡人,乃是一个百年不遇的可造之材呀!”
他可高兴的问道:“哦是么!”
然后大叔说:“我们工地正好缺人,五毛钱一天,包食宿你来不!”
阿诚满脸黑线:“……!”

汪曼春一连打了几个喷嚏,不禁自语道:“肯定是师哥想我了。”
这时旁边的朱徽因实在看不过去了:“醋长,你大冷天穿这么少不怕感冒呀!”

“明先生,你说实话,我是不是很招你们中国人讨厌,全中国的人都恨我?”
“不是啊藤田长官,中国还有很多人都不认识你呢。”

大哥偶得小病躺在床上,大嫂过来说:“你就躺着吧,我喂你吃饭。”
大哥内心顿时暖意直流,心想我的阿诚还是没白疼。
五分钟过去:"阿诚,你能喂我点菜吗?"

“大哥,我想请个假!”
“怎么了?”
“我头痛!”
……
明楼从抽屉里拿出了几颗药丸,倒了一杯开水说到:“最近事多,别请假了,趁热喝了吧!”
“额,大哥,我想问一下,如果不头痛吃了会不会有副作用?”
“阿诚,你到底要干嘛?”

“明台,你蹲里面那么久干嘛?”
“看书。”
“拉屎看书这习惯不好。”
“瞧大哥说的,拉屎不看书难道看屎吗?!”

萌萌早晨醒过来,牙痛的受不了,问萌太是不是她打的。
萌太一脸无辜的说:“昨晚你在俱乐部喝多了进家门的时候撞门上了,然后你就使劲咬了门两口,要不是我拉着,咋家的门就报废了…”

https://android.shimo.im/doc/T07REbKAdJ0vDnHd